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态文化
探寻沮河湿地与远安文化
作者:yastzl 发布日期:2019-05-05信息来源: 字号:[小] [中] [大]

沮 河 素 描

 

      魏巍荆山,孕育出滔滔沮河。自保康经南漳、远安,到当阳,沮河不避细流,在两河口与漳水汇合而为沮漳河。波涛汹涌,一路南下,过枝江,经江陵,到荆州,于临江寺直入长江。

 

     古人云:“江汉沮漳,楚之望也。”遥想当年,区区楚地,蛮夷小邦,经几代人的不懈拼搏,终成大器。立国八百年,占地数千里。春秋五霸有之,战国七雄有之,何等英雄豪迈!虽最终被灭于秦,但豪气不减,楚人扬言: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!沮河为证,十余年后,一语成谶,秦又被楚人所灭。“大楚兴,陈胜王!” 伐无道,诛暴秦,复立楚国之社稷,后人感叹:有志者,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关终属楚。

 

     斗转星移,倏忽至今。人事有代谢,沮河仍奔流。今日的我们,将以怎样的成就,回报祖先,面对沮河?


 

沮 河 溯 源

 

   沮河,是远安人民的母亲河。她以甘甜的乳汁滋养着我们,她以奔波的身姿激励着我们。沮河全长230公里,其中远安境内长63公里。百里长河,纵穿南北,滔滔不绝,流传古今。沮河的源头究竟在哪里?怀着敬畏之心,怀着崇拜之情,一群勇于探索,不惧艰险的远安儿女,沿着沮河北上,翻山越岭,长途跋涉,过南漳,到保康,一探究竟,终于在保康欧家店响铃沟,见到了!终于见到了!那一泓清泉,清澈透亮,咕咕流出,顺溪而下,不屈不挠,不择细流,终成一河春水,直奔浩荡长江。

 

   古城谱新曲,沮河唱新歌。远安人民在新的转折关头,在沮河湿地流域的崭新版图上,再奏一支新时代的进行曲!


  古 风 新 韵

 

     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沮河孕育了灿烂辉煌的楚文化,成为荆楚大地的精神之蒂和文化之源。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大国风云弥漫,浩然之气强劲,名山秀水遍布,民风民俗淳朴。自古至今,不知有多少庙堂显要,达官贵人,文人墨客在远安挥毫泼墨,引颈咏诵?不知有多少瑰丽的华章和动人的诗篇在远安洛阳纸贵,辗转传抄?

 

     昔人已矣,今又何如?远安的才子佳人,不输古哲圣贤。他们行咏于沮河之畔,笔耕于键盘之上。首首新诗,篇篇佳构,喷涌于心头,流泻于指尖,清新之气蔚然成风,震撼之作惊心动魄。如若不然,岂有诗三百篇,首写远安关雎?

 

     诗风文韵,流传至今。往昔不可追,今尤昂然行。且看旧瓶装新酒,满园芬芳楚园春。

 

沮 河 胜 景

 

     沮河流水,奔流不回。在沮河流淌的地方,在远安这片热土上,她勾划了多少灿烂的美景?她描绘了多少绚丽的篇章?丹霞山水,如珍珠落玉盘,似盆景列眼前。沮河石窟,讲不完的惊险故事;鹿苑八景,品不尽的茶道禅机。更有那,巍硪矗立的鸣凤山,沧桑悠远的古城墙,世外桃源的九子溪,英雄末路的回马坡。一册册都是厚重的历史,一页页都是新奇的篇章。

 

     勿忘历史,更应警醒自我。在当今兴起的湿地保护大局势中,如何布局谋篇,谱写新的传奇?怎样让古老的遗迹焕发青春,叫千年的的沮河流出新浪,远安人在思考,也在行动。

 

     也许十年二十年后,你再来远安,再来探望这片土地,它的天更蓝,山更青,水更绿,花更艳。你会惊叹: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”

 
 

道 教 沮 音

 

     沮水之地有道教清音,在鸣凤山上的大殿里咏唱,在鸣凤山下的永圣宫里传颂。鸣凤与武当,道教齐名,难分伯仲。至于宜昌市内,却是绝无仅有。两山耸立,遥相呼应。古人云:鸣凤险,武当远。诚哉斯言!

 

     细思道教之原理,竟与湿地何其相似。道教标志有四,一曰太极图。两鱼相抱,黑白分明,首尾互衔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譬如水与陆地,相互缠绕,密不可分。二曰八卦图。分为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。先天八卦的乾、震、坎、艮为四阳卦,坤、巽、离、兑为四阴卦。阴阳互补,阴极阳生,阳极阴生。湿地中陆为阳,水为阴,陆中有水,水中有阳。亦陆亦水,亦水亦陆。三曰四灵图。四灵者,龙、凤、龟、麟之谓也。或曰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之谓亦是。四灵之谓或有不同,但无论哪种说法,都离不开陆地与水也。四曰松鹤图。松鹤延年,吉祥如意。苍松傲立,仙鹤飞翔,湿地美景,俨然在目也。

 

     大道至简,多说无益。各位朋友,请多多诵读道德经文吧,它是我们的智慧源泉。

 
 

沮 河 民 俗

 

    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水土也形成了独特的民俗风情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春耕夏耘,秋收冬藏。生产和生活中形成的约定俗成的东西,便是民俗。沮河湿地,已经千年,沮河民俗,相伴而生。无论是水稻的栽插,还是莲藕的培育,无论是层出不穷的捕鱼方式,还是千篇一律的水上行舟,都深深地打下了湿地的烙印。可以说,没有湿地,便没有人类的活动。

 

     风俗可以与时俱进,比如捕鱼方式,现在就不准炸、毒、电鱼了,但湿地永存,并不因月圆月缺而改变。若硬要人为地改变,其结果便是灾祸来临,而人首当其冲。沮河水由清变浑,又由浑变清。殷鉴不远,岂能忘乎?

 

     民风淳而湿地美,民风恶而湿地毁。此等道理,妇孺皆知,但懂理与做人,往往背道而驰。今后的我们,该怎样去做呢?


沮 水 嫘 祖

 

     沮水与嫘祖,似乎毫不搭界。其实不然,里面的道理,深刻而又含蓄,我们探究历史渊源,便知沮水与嫘祖,如血脉相融,不可分离。嫘祖远,沮水久,当黄帝还在与炎帝、蚩尤作战,未娶嫘祖时,沮水便哗哗流淌,不舍昼夜。嫘祖种桑养蚕,衣被众生,造福万代。沮水灌溉大地,滋养万物,甘露所至,欣欣向荣。嫘祖克难奋进,由树叶而草麻,由棉布而丝绸,每进一步,人们都欢呼雀跃,奔走相告。沮水由细流而小溪,由小河而入江,终至大海。每流一方,人们也额手称庆,兴高采烈。嫘祖慈祥,施织丝技巧与草民,万民感恩;沮水温柔,送万顷碧波给百姓,百姓富足。嫘祖与沮水,岂有分别乎?

 

     观察世象,天人合一。嫘祖是人,母仪天下。沮水为物,普度众生。皆为苍生谋福祉,岂可人事两分离?

 

     嫘祖者,国母也。沮水者,天母也。沮水与嫘祖,乃我远安人民世代之大恩大德,皇天后土,实所共鉴也!


 
扫描二维码浏览
ag手机客户端二维码|首页 版权所有
鄂ICP备18005866号-1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 1024*768浏览本站
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远安县鸣凤镇西门路3号 邮编:

鄂公网安备 42052502000016号